徐守盛:湖南人不甘心落后 科技创新争第一

发布日期:2021-06-12 18:08   来源:未知   阅读:

  2021-06-12北极星智能电网在线,核心提示:2008年,中国首台超级计算机“天河一号”就诞生于湘江之畔的中国国防科学技术大学,但是国家超算中心却屡屡与湖南无缘,直到2010年的11月,超算中心才落户湖南,并且直到了2014年正式运营。

  解说:湖南位于中国的中南部,曾因为地处内陆,被认为是“不东不西,南不挨珠江,北不靠长江”的“三不沾”地带。近些年随着高铁、飞机、巨轮等基础设施的建立和完善,湖南与世界高速连接起来。截至2015年,湖南高铁通车总里程超过了1000公里,位居全国第一;黄花机场的吞吐量位居中部第一;此外, 2015年的12月,中国首条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中低速磁浮商业运营示范线在长沙正式运行,中国也因此成为了世界上仅有的4个掌握中低速磁浮列车技术的国家之一。从“迷茫的十字路口”,到如今的“左右逢源”,湖南在区位发展的思维上的逆向转变,使其成为了中国一带一路大战略当中,中部最重要的交通枢纽之一。

  吴小莉: 2013年的9月当时习主席提出了“一带一路”之后没有多久,2013年的11月他来湖南考察就提出了“一带一部”。您觉得他是带着思路来的还是在考察的过程中看到了什么?

  徐守盛:这个“一带”就是沿海经济开放带,就是沿海的这个地区和中西部地区的过渡带,这叫“一带”。另外呢,是叫长江经济开放区和沿海经济开放区的结合部,这样子就叫“一带一部”。他是带着这个事先研究过的,就是向我提出来:你这个“一带一部”你处于在中国的这个中部中南这个位置上,现在基础设施建设都已经上来了,那你怎样子来连接长三角珠三角?因此我们就在那个时候,我们除了自己在全面调查研究以外,我们就委托了国家发改委的经济研究中心,由它来给我顶层设计,它给你指出你的力量应该用在什么地方。要合理地取舍,舍得,你不是什么事儿都能干。有一些我省里面是没有力量来进行解决的,或许是力量还不够的,我就必须要以专项(形式)向国家,以发改委为带头的其他的委办去争取。

  徐守盛:你比方我现在就争取到我的这个洞庭湖的综合治理,这个洞庭湖的综合治理没有800个亿(人民币)到1000个亿(人民币)是拿不下来的,光靠我们湖南自身的财力我们是不够的。因此我们就要借助于“十三五”国家重点抓水利或者基础设施建设的这个机遇,来解决我们洞庭湖这个“水窝子”里面老百姓还没有水喝、水的这个质量还在进一步弱化的问题。

  吴小莉:刚刚提到“一带一路”的行动战略里面有提到了一个建议是向东走出去,企业走出去,尤其是东南亚。为什么有这样的定位,我们的优势在哪里?

  徐守盛:就正如你前面所讲的,湖南是个不东不西的地方,你既不靠海也不靠边,那你还能提,说这个丝绸之路,你还能作为你的起点吗?这是过去从历史上,我们实际上湖南本身的湖湘文化,它也是一个开放包容,能接纳方方面面的先进技术和先进的东西来改造和提升我们自己的。因此我们提出呢,要把我们自己比较成熟的,类似于像装备制造业的出海,还有一个基础设施,就是与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就是在这些方面呢,我们湖南不应该落后,而应该要抓住这个机遇,来补我这个短板

  吴小莉:您曾经说过湖南人不要只会打仗、读书,还应该要会做企业。为什么会这样说?

  徐守盛:指导我们今天的改革开放和发展,它就需要什么?需要会经商、懂经营。要说湖南人的精神,就是“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不达目的绝不罢休。

  徐守盛:过去是杨度吧(说过),原话不是这么一个原话,但是意思是什么,如果有一个湖南人在,中华民族是不会灭亡的,这就说明了我们湖南人是很有血性的,这个思想是很前卫的,现在他是敢于闯荡的,现在尤其是在“一带一路”的这个国家大的战略指导之下,我们纷纷地都已经(在跟进),后续工作我们都跟上去了。

  解说:近百年前,曾经在橘子洲头写下一首气势磅礴的《沁园春长沙》,在他的笔下,湘江“漫江碧透”,“鱼翔浅底”。然而近半个多世纪以来,伴随着湖南工业化的推进,湘江流域的重金属污染问题日益严峻,其中竹埠港工业区甚至被清华大学专家形容为“污染活字典”,每年的废水排放量约264万吨,使得湘江流域四千万人口的饮用水安全受到威胁。2014年末,湖南省关停了竹埠港区域内的28家化工企业,被外界评价为“壮士断腕”,为湖南建设“两型社会”划上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笔。

  吴小莉: 2014年的6月你曾经到竹埠港去考察,竹埠港也是一个重化工的地区。它的重金属排放当时一度占到了湖南的70%。您当时去看跟现在再去看有什么样的差别,当时的情况是什么?有改善了吗?

  徐守盛:不仅有改善,而且是翻天覆地的变化,竹埠港现在凡是化工企业统统退出,全部关门,基本上没有企业了。另外呢,把这一块土地置换出来以后啊,还给老百姓。

  吴小莉:您自己现在再去看是不是觉得还是有成效的,只要下决心愿意放弃一些老路子,还是有机会能够还青山绿水的?

  徐守盛:我是坚定信心。我们湖南这个森林覆盖率57%以上,而且我是青山绿水。这个可以这么说,每一个角度看上去都是一幅山水画,我不会把这个青山绿水破坏的,凡是有污染的、凡是达不到国家排放标准的,我一概拒之在门外。我现在经济社会的发展慢,就预示着我将来的快,这就是我的优势所在。

  解说:一部湖湘英烈图,半部中华近代史。近代以来,湖南涌现了一大批杰出人士,、曾国藩、左宗棠、谭嗣同等等,他们既是英雄将才,也是文人翘楚。美国历史学家裴士锋曾经对此做过一个很有意思的评价,称这是近代中国出现的一次“文艺复兴运动”。百年过去,“文化湘军”越闯越盛,甚至有评论称,“在中国文化产业的大版图上,无湘不成军”。2015年,湖南文化和创意产业增加值约为1668亿元人民币,占湖南的GDP的比重5.6%以上。湖南的文化产业进入中国第一方阵,在中西部位列第一。谈起文化湘军的崛起,徐守盛将其归因于“人”。

  吴小莉:文化创意产业在“十三五”规划,可以说是湖南的其中一个支柱产业,这方面其实湖南是有基础的。我想问书记在湖南,当然除了中央台的新闻还有凤凰的新闻之外,湖南的新闻您肯定看,但湖南的综艺节目您看吗?

  徐守盛:湖南我看我实事求是跟你说,我主要是看新闻,其他的呢,要说看一点我们湖南台的娱乐性的节目呢,主要是还有可能我已经有孙子了,他们要看的时候,一定要叫我陪同他,那我看一会儿。

  徐守盛:这我知道,湖南有四大名片是很厉害的:电视湘军、出版湘军、动漫湘军、演艺湘军,

  徐守盛:都是文化创意的,因此文化的产值,占整个产值的5.7%,排在全国的应该说是前五位。

  徐守盛:我想主要恐怕还是在于人,就是呢我湖南呢,一个就是从政府为他们服务这个方面,主要是以服务为主,而不是说去指手划脚。这是我认为呢,很重要的就是把他们的主动性、积极性、创造性要调动起来,这是第一。第二,它善于引进人才,那么把人才引进过来以后呢,人无完人,金无足赤,你就必须要能容忍,要有一个宽广的胸怀,要让这个人的一技之长要能让它发挥作用。第三呢就是还应该有一定的待遇来留人,因为人生活在这个社会嘛,都有自己的一种价值观和自己的一种尊严。第四开放的意识很强,所谓开放的意识很强,我这个湖南电视台你看,原来从台湾当年引进的一些电视剧

  徐守盛:《还珠格格》,不就是它第一个先引进过来的,然后还有其他方方面面。我们引进的目的是什么,我引进的目的是学习、消化、吸收。

  徐守盛:再创新它,再加上湖南人的文化呀,他本身就不甘落后,那是你搞文化产业的你本身就没有搞上去,那我要你干什么?我给他也有压力。但是呢,需要政府来给你说话,需要政府来为你做服务的,这个你不要客气,你随时随地来(找)我。

  解说: 徐守盛出身于江苏小城如东的一个普通渔家,1970年,从家乡最基层的生产队长做起,20年后任如东县委书记,此后十年,历任连云港市长、宿迁市委书记、江苏省委常委。2001年离开江苏,赴任甘肃。十年后,从甘肃省长任上调任为湖南省长,2013年的3月,接任为湖南省委书记。到了湖南以后,徐守盛尝试吃辣椒、读湘史、学湖南话。徐守盛说,到湖南五年多,他已经成为了一名“地地道道的湖南人”。

  吴小莉:上次采访您的时候,您说您的第一故乡是江苏,第二故乡是甘肃,现在您成了新湖南人,那时候您来湖南两年多了,现在您来湖南五年多了,您会怎么称呼自己跟湖南的关系?

  徐守盛:我现在应该这么说,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湖南人了。我原来从刚刚开始来的时候,我说我是一个新湖南人,我要调查了解熟悉湖南,然后逐步地来融入湖南,然后呢,和湖南的同志们一起共同来脱贫致富奔小康。我们有一个不争的事实,叫“铁打的江山流水的官”,没有哪一个人,在哪儿是干一辈子,你说我都跑了三个省,但是,我们要有一种“功成不必在我”,但是“事成必须有我”,我做任何一件事,要经得起历史、人民和群众的评判,这也就是我们经常讲的,叫“政声人去后,民意闲谈时”,这才是我们人所应有的境界。

  徐守盛:我们从年初就开始,勾画了一幅很崭新的蓝图。而且看得见摸得着,我们现在对未来的五年的湖南,从创新发展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开始,我们有一个系列的布局和规划,然后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要建创新湖南、法治湖南、绿色湖南和数字湖南。